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87、竖瞳
    世界忽然寂静下来了似的。

    清晨,刚刚被钱卫宁他们熄灭的篝火还冒着白色的烟气,一些钱卫宁手下的士兵拿着烤好的干饼啃着,然后咀嚼的动作,慢慢停留在呆滞的状态。

    一枚枚真视之眼拢在任小粟手里,看着就像是一颗颗中土糖果公司生产的费列罗,说实话,不论是梅戈,亦或是钱卫宁,都从没见过如此震撼人心的一幕。

    真视之眼是什么?是梅戈的父亲用了一生都没有追求到的东西,是这巫师国度里百分之九十人的梦想,不论男女老少。

    一枚真视之眼便代表着一名巫师,而任小粟手里的真视之眼,足以收买这巫师国度绝大部分人了,其中也包括钱卫宁。

    放眼整个巫师国度,还真没几个人能够拒绝真视之眼的诱惑。

    “大人……”钱卫宁欲言又止,他想问问这真视之眼到底从哪来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但他结合温斯顿城之前发生的事情,心里已经得到答案,所以不用问出口了。

    钱卫宁有理由相信,温斯顿家族丢失的61枚真视之眼,如今应该都在任小粟的手里。

    狠人,这是真正的狠人。

    钱卫宁手心里开始冒汗了,他知道这些真视之眼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对自己身后的兄弟们意味着什么。

    虽然他此时此刻也意识到,伯克利家族、温斯顿家族会为了追回这些真视之眼做出多么疯狂的事情。

    但是,那些顾虑与担忧都抵不过眼前的诱惑。

    出了温斯顿城后,钱卫宁也换上了平民的服装,因为天气炎热的缘故,他早就将上身衬衫的纽扣解开了好几枚,所以大家都能清楚的看到他吞咽口水的动作,突起的喉结因此而上下摆动。

    “大人,您的意思是把它们奖励给我们?”钱卫宁艰难的说道。

    “没错,”任小粟笑了笑将真视之眼重新收回到宫殿之中“从今天开始,晚上宿营的时候就由梅戈大人教授你们冥想的办法,以及简单的巫师语,到时候你们可以拿着真视之眼进行练习。不过,在你们真正能够施法之前,这些真视之眼先由我保管。”

    钱卫宁听到这话便愣了一下“只要我们能够释放巫术,您就将真视之眼给我们?”

    “当然,”任小粟笑眯眯的说道“我没必要骗你们,走吧,早日抵达根特城,我还有正事。”

    钱卫宁内心火热起来“好嘞,咱这就出发!”

    直到这一刻,钱卫宁等人才算是真正的心甘情愿卖命起来。

    之前他虽然宣誓效忠,但主要还是希望以此来自保,而现在不同了,他们已经有了新的目标成为巫师!

    路上,陈静姝纵马来到任小粟身边低声道“你……真打算把那些真视之眼分给他们?”

    “当然,”任小粟淡定的回答道“反正未来还能弄到很多。”

    听到这话的时候,陈静姝的呼吸都停滞了一下,她知道任小粟说的未来还能弄到很多,大概是个什么意思……

    一枚真视之眼便能造就一个巫师,那任小粟每拿到一枚真视之眼,便意味着巫师组织要失去一名巫师……

    换了以前陈静姝会觉得任小粟一定是疯了,但现在她只能沉默,因为任小粟已经用事实证明过自己说过的话了。

    任小粟看了陈静姝一眼说道“想要弄出点班底来,自然要恩威并施嘛,而且他们路上学学巫师语,也就没有精力胡思乱想了。”

    “可你没有冥想图,”陈静姝说道“这就意味着他们没法掌握高阶巫术。”

    “没事,诺曼与都铎家族手里有就行了,”任小粟笑着回应道。

    当天晚上再宿营的时候,食材倒是挺丰盛的。

    任小粟直接让梅戈用召唤术弄了四头羊出来,一头比一头肥硕。

    小梅暗地里寻思,任小粟真就拿他这召唤术当生活技能来用了呗。

    陈静姝、安安他们看着这一幕还挺惊奇的“这是失传已久的召唤术吗?”

    “对,”小梅有点牙疼的承认道。

    陈静姝等人憋了半晌说道“还挺实用的……”

    小梅“……”

    这时候任小粟忽然发现,李成果与刘庭这俩绵羊人正围着第四头召唤出来的绵羊乱转,他有点纳闷“咋的,你们认识?”

    李成果和刘庭当即面色一变“什么认识不认识,怎么跟骂人一样呢!”

    他们生怕任小粟又提起自己不堪的往事来,赶忙躲到旁边窃窃私语去了。

    而任小粟看着两个绵羊人的反应,心说自己不会是猜中了吧?!

    他打量着第四头绵羊,赫然发现羊屁股上被人用烙铁烫出的178字样……

    任小粟当场就震惊了,小梅竟然把178要塞的羊给召唤过来了一头?!

    这特么属于集体资产流失啊!

    不过,这事倒是给任小粟验证了另一件事情召唤术所召唤的东西,果然就是这一方世界里的生物,并不存在什么异世界。

    反正任小粟不相信异世界也有屁股上烙着178数字的羊!

    那自己当初打开星空之门的时候遇到了什么?对方肯定就存在于世界的某个角落。

    是变异过的生物吗?任小粟还不是很确定。

    天黑之前,钱卫宁等人手脚麻利的生火做饭、搭好帐篷,然后便一个个排成方阵,整齐的坐在梅戈面前。

    小梅看着面前的一百多名汉子,那一百多双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他,愣是让他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他求助的看向任小粟“我没有教过这么多人……”

    “怕什么,”任小粟督促道“你以后是要做大事的人,这点小场面都镇不住怎么成?”

    陈静姝在一旁说道“要不我来教他们吧?”

    “不行,”任小粟否定道“必须小梅来教。”

    任小粟也有自己的主意,未来他是要推小梅当大兴西北分部部长的,这时候培养自己班底怎么能假手他人?

    等搞定巫师国度之后,钱卫宁等人就是小梅的学生,多了这层关系总归会有点用途。

    万一陈静姝在教学的过程中刻意拉拢钱卫宁等人,搞得这些人倒向圣堂那边,那很可能就把小梅给架空了啊。

    谁知道这圣堂组织隔了两百年之后,内部思想变成了什么样子?万一对权力非常渴望怎么办?

    这会儿,钱卫宁带头盘坐在土地上,也不嫌地上脏。

    这群燃烧骑士团出来的士兵们个个坐的腰背挺直,任小粟将六十枚真视之眼直接发了下去,甚至还给这些士兵一人发了一个本子、一支笔。

    任小粟叮嘱道“做好课堂笔记,白天的时候还能骑在马上复习!李成果、刘庭,从今天开始你俩就是课代表了,记得检查每个人的课堂笔记!”

    李成果、刘庭、小梅一个个都懵懵的,完全是一副赶鸭子上架的模样。

    任小粟倒是不管他们怎么想,交代好这些事情后,就一个人跑没人的地方去研究自己的巫术了。

    确定四下无人后,任小粟拿出自己的黑色真视之眼轻声念道“大兴西北!”

    那璀璨的星空之门缓缓出现,星火环绕中,巫术再次为任小粟打开了另一方世界!

    原本任小粟还担心这星门之后又会出现猛兽的咆哮声,结果这一次,对面静悄悄的。

    任小粟透过直径半米的星空之门往对面打量过去,然而似乎是因为角度不对的关系,什么也没看到。

    任小粟这会儿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毕竟这召唤物也没啥契约精神,万一突然给他来一下子,他还真不一定能扛得住……

    “你好,有人吗?”任小粟试探着低声问了一句。

    也不知道是对方没听到,还是对方听不懂,反正星空之门对面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直径只有半米的星空之门还是太小了,以至于任小粟根本看不清对面到底有什么。

    而且门后的地面也是一片烧灼后的焦黑模样,以及暗红色的嶙峋山石。

    视野中,连颗像样的植物都看不见。

    若是能看到植物,任小粟这大师级的荒野生存技能也能大概判断一下对方所处的位置。

    事实上大自然是会说话的,热带有热带的植物,温带有温带的植物,甚至山脉海拔高低、水份是否充足也决定了植物的分布。

    可现在任小粟啥也没看到,根本没法获得有效信息。

    “要不要扩大一下星空之门?”任小粟犹豫着自言自语道。

    想要扩大星空之门,那就得耗费熟练石。

    一枚熟练石是一枚感谢币,当初这感谢币赚的有多么不容易,如今任小粟用起来就有多心疼。

    所以他还是希望慎重的选择一个给力的巫术,而不是在莫名其妙的巫术上浪费资源。

    任小粟认真盘算过,他如今见过最厉害的陆地猛兽,大概就是远征军团带来的六米长棕熊,还有颜六元身边的狼王。

    然而即便他能够驯服这两种猛兽,对于任小粟的实力提升都并不是太大。

    狼王倒是挺狠的,但它之所以强大,那是因为它背后有着庞大的族群,所以任小粟如果只是单独召唤一个狼王一样的猛兽,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

    与其把熟练石挥霍在这种召唤术上,那倒不如直接去搞陨石星落术。

    可是……每当任小粟想到上次开启星门时,那汹涌却透露着热切的吼声,他便忍不住想要赌一把。

    “先点一万!”任小粟发狠道,他现在有九万两千枚感谢币,能用的就是九万枚,剩余两千枚还得留着给小槿打黑枪用。

    他小心翼翼的将熟练石兑换出来,然后对宫殿说道“都给我点到大兴西北这技能上!”

    宫殿在脑海中发声“确认对大兴西北技能使用一万熟练石?”

    “确认!”任小粟回答道。

    下一刻,宫殿售货机前堆积如小山似的熟练石一枚枚消散,就像是一颗颗白色石灰球被人一下子全都捏碎了似的,然后消逝在了空气里。

    任小粟感受着自身的变化,脑中似乎一下子多了些奇妙的感知,那原本不算熟练的召唤术,现在却好像刻在他的骨子里一样。

    这时候,宫殿里那台黄铜打字机突然敲打起来,一枚枚铜键落下后,淡黄色的羊皮纸上显现出文字来大兴西北(熟练度10119)

    任小粟明显愣了一下,他从头到尾也不过用了两次召唤术而已,为啥熟练度不是10002?

    等等,这难道是把自己之前忽悠人时说的大兴西北也给算上了?

    好像除了这个猜测,也没别的理由能够解释了吧?

    任小粟有些哭笑不得,那早知道自己以前天天念叨大兴西北了,说不定还能省出来更多的感谢币呢。

    不过按照小梅所说,其实练习几百次并不能出现质变,体现在星空之门上,可能也就是增加几厘米的样子?所以任小粟与梅戈的星空之门尺寸都看不出什么明显差别。

    任小粟倒是很好奇一个事情大忽悠如果掌握了“大兴西北”这个巫术,会直接开启多大的星空之门来?

    要知道大忽悠念叨大兴西北这事儿,可是念叨大半辈子了啊。

    想到这里,任小粟决定给大忽悠留下一颗好点的真视之眼。

    当然,他现在也不太确定是只有他自己这样,还是大家都这样,任小粟总觉得,似乎一切有关超自然力量的东西在他身上都会显得特殊一些。

    当下,星空之门已经骤然从半米直径扩大到了三米直径。

    任小粟呆呆的看着绚烂的星空之门里,赫然有一头庞然大物正伏在焦黑的土地上休憩着。

    可是,即便星空之门已经扩大到三米直径,任小粟都无法将对方的脑袋尽收眼中,三米直径,也只能看到对方脑袋的二分之一!

    那像是蜥蜴一样的生物有着暗红色的崎岖皮肤,鼻息喷吐之间,甚至有火光不断绽放。

    原来,他刚刚看到的暗红色根本不是什么嶙峋山石,而是这惊人生物的皮肤!

    任小粟发誓自己这辈子都没见过如此恐怖的东西,如果这玩意脑袋都有六米左右,那特么身体得有多大啊?

    他轻轻碰触了一下星门,却发现自己的手掌并不能穿透过去,而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阻隔着。

    看样子,这星空之门是单向的,只能对面过来,他自己却过不去。

    就在任小粟思索的时候,那恐怖生物的眼睛倏忽间睁开,黄如琥珀色的眼睛里,正有一枚宛如深渊般的竖瞳!

    那眼睛紧紧盯着任小粟,却没有吼声,没有下一步动作。

    任小粟惊的顿时后退了四五步,并同时关闭了星空之门。

    “这特么真不是异世界生物吗?”任小粟心有余悸的自语道,他心想就算是灾变期间辐射污染也不至于诞生出如此恐怖的东西吧?

    而且自己这召唤术的问题也忒大了吧,小梅召唤的就是与星空之门尺寸等同的生物,怎么到自己这里,竟然出现了一个比星空之门大好几倍的生物?

    想着想着,不知道为什么任小粟忽然觉得那生物有点眼熟,可他又怎么都想不起来到底在哪见过对方。

    这种感觉,太奇怪了。

    ……

    夜空之中,一头硕大的海东青正快速接近钱卫宁等人所在的营地,它锋利眼神紧紧盯着下方篝火旁的人类。

    一百公里外,都铎骑士团数万大军安营扎寨,连绵如海的营地里每隔十多步便架着一只火盆,橙色的暖光在夜色中摇曳着,时不时便会有身披甲胄的巡逻士兵来回穿梭。

    营地中,一顶顶帆布缝制的营帐是士兵的临时宿舍,住在里面还会有股奇怪的腥膻味,因为营帐好些地方都涂抹着羊油。

    在营地最中心,五六顶巨大的帐篷显得有些突兀,巡逻士兵每次经过时都会投去敬畏的目光。

    因为,那每一顶帐篷里都有一位真正的大巫师。

    此时,都铎骑士团军营大帐中正有几名巫师严肃伫立着,帐篷中十多盏油脂蜡烛燃烧后熏出一种奇怪的香味,似乎是蜡烛中混入了名贵的香料。

    巫师们穿着精致的黑色巫师袍,每个人的袖子上还绣着一头白色的海东青,看起来栩栩如生。

    他们身前有一面等人高的透明冰镜,而镜中的画面赫然便是任小粟他们的营地。

    镜子由寒冰凝聚而成,那硕大的镜子还在往外冒着滚滚的寒气,看起来格外神秘诡异。

    镜面的视角在天空之上,悄无声息的俯瞰着地面的一切。

    一名中年巫师看着镜中的钱卫宁等人忽然疑惑道“他们干嘛呢?”

    所有巫师都目不转睛的看着镜面,只见地面上钱卫宁等人正襟危坐着,手里还比比划划的写着什么……

    “本子,笔,那小巫师在滔滔不绝的讲着什么,”一名巫师奇怪道“像是在研究什么秘密似的。”

    “我倒是觉得他们像是在听课,”一名巫师皱眉道。

    “哈哈,在这荒郊野外的战场之中听什么课?”另一名巫师笑道“谁会闲着没事在这种地方讲课、听课啊?”

    “那他们这是在干嘛……”

    海东青传递回来的景象,愣是把巫师们都给难住了,谁也不知道钱卫宁他们在干嘛。

    为首的大巫师冷声道“先别管他们在干什么,按之前的情报,他们应该就是刚刚离开温斯顿城的那队人,传递情报的人说他们是要去诺曼家族那边,可我觉得他们这路走的不对啊,眼看着就要和我们前锋骑士团撞上了。”

    “对啊,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旁人疑惑道。

    这海东青飞翔在天空上,原本是为了给前锋部队做侦查的,结果就发现了这么一小撮幺蛾子挡在前锋部队的路上。

    “低一些,”大巫师命令道“看看他们到底在做什么,另外也确认一下那个梅戈是不是在这队伍里。梅戈是家主下令要杀之人,原本以为他们去了诺曼那边,咱们就遇不到了,却没想到他们自己送到了刀口上。”

    “好的大人,我再控制海东青飞掠的低一些,”旁边一名巫师恭敬道。

    然而就在此时异变突生,海东青下方一声轰鸣犹如夜幕中的平地惊雷,狭长的狙击子弹转瞬及至,硬生生将天空中的海东青轰成碎冰块。

    任小粟看着那些落下的冰块冷笑,这恐怕又是都铎家族的什么手段吧,要他说,都铎家族真是太喜欢海东青了,若是别的飞鸟从天上经过,他还真不至于开枪射击。

    只不过,就对方这海东青的飞行速度,以他现在的枪法简直一打一个准。

    都铎营地那边随着巫术构造的海东青被击碎,连同着大帐之中的镜面也一并碎裂了。

    一时间,那施术的巫师只觉得自己头疼欲裂,脑海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剧烈翻滚一般。

    “怎么回事?”为首的巫师面色凝重道“是什么东西破了你的巫术?”

    “不知道,根本没有任何先兆,也完全没有看清到底是谁出手,营地里甚至都没人朝我看过,”巫师捂着脑袋喘息道。

    “果然如家主所言,这梅戈有蹊跷,”大巫师挥挥手“扶他下去休息,另外,霍尔你带队去与前锋部队汇合,以防对方还有后手。”

    “好的大人,”一名中年巫师恭敬的应答后,便转身点了几个人一起走出大帐,外面已经有亲随、仆从为他们备好了战马,霍尔还专门带了两名擅长风缚术的巫师,以此来加快汇合的速度。

    任小粟这会儿刚刚回到营地,方才的狙击枪声已经将小梅小钱都惊动了,大家看着任小粟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们好像和都铎骑士团的行军路线撞上了,”任小粟若无其事的说道。

    小梅小钱听到这话一下子就慌了起来“什么?都铎骑士团?那咱们赶紧跑路吧?”

    “跑什么,”任小粟挑挑眉毛“这不是送上门的真视之眼吗。”

    小梅吐槽道“你现在看到巫师就下意识的替代成真视之眼了吗?”

    “不然呢?”任小粟乐呵呵的笑了起来“钱卫宁他们这边有192人,咱们手里的真视之眼也才64枚,还有好大的缺口呢。”

    钱卫宁听到这话愣了半天,他忽然觉得,巫师国度内的第一支巫师骑士团可能要出现了。

    ……

    6000字章节,三合一了。

    感谢大家这两天的关心,我已经退烧了。

    感谢星星永远发光、叫我白前辈、叫我包子王同学成为本书新盟,老板们大气!

    感谢chhleo同学大额打赏,老板大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