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78、倒霉的钱会长
    梅戈慌了,任小粟反而淡定了许多“你问他,需要给诺曼家族带什么话?”

    原本任小粟是打算等梅戈离开教堂后,直接狙死这位伯克利家主的,到时候有老许在暗处接应小梅,然后开着蒸汽列车就可以撞墙跑路了。

    但现在任小粟忽然觉得,留着这个伯克利家主,似乎对整个巫师国度的伤害更大。

    只要这么一个枭雄还活着,那么战争便能无情的消磨所有巫师家族的实力。

    既然能让他们内讧,自己何必帮诺曼家族和都铎家族来除掉仇敌呢?自己干掉伯克利家主之后,还得挨个去干掉诺曼家族和都铎家族,多麻烦呐!

    所以,任小粟打算顺着伯克利家主的意思,跟随商队北上,先远离温斯顿这个主战场再说。

    至于接下来去哪,可能是去根特城,也可能真去诺曼家族那边溜达一圈,反正再回来的时候这边估计就打的差不多了。

    梅戈对伯克利家主问道“您想让我给诺曼家族带什么话?”

    伯克利家主笑道“这就对了,你只需要告诉他们,唐纳瑞是都铎家族杀掉的就可以了。这唐纳瑞的尸骨就埋在根特城的角斗场外梧桐树下,而唐纳瑞的金色真视之眼就在都铎家族手中,正是凯尔手里的那一枚。”

    说着,伯克利家主竟让燃烧骑士送来了一枚金色的真视之眼递给梅戈“你将这真视之眼交给诺曼家族,他们自然会明白一切。”

    梅戈此时似乎非常吃惊,而任小粟则更加吃惊,这就有人突然送上一枚金色真视之眼?

    要知道他忙活了这么久都还没摸到金色真视之眼呢,这伯克利家主倒是有魄力,竟是直接要用一枚金色真视之眼来挑起诺曼家族与都铎家族之间的嫌隙。

    只是这唐纳瑞是谁啊,好像对诺曼家族非常重要的样子?

    不过,任小粟倒是要重新审视这伯克利家主了,对方为了今天这一战,看样子准备的非常充分。

    伯克利家主看向梅戈笑道“怎么,对于这桩秘辛很吃惊?”

    “是的,确实很惊讶,”梅戈老实承认。

    “你将金色真视之眼交给他们后,诺曼家族一定会问你,我想要什么,”伯克利家主说道“到时候你就告诉他们,我要都铎家族手里现在拥有的所有领土,这对他们来说并非难以接受。去准备一下吧,商队明天出发。”

    说完,伯克利家主便挥挥手,红毯两侧的燃烧骑士们同时伸手示意梅戈离开,这整齐划一的动作差点又给梅戈吓了一大跳。

    他赶忙出了大教堂朝驿站赶去,任小粟也收了黑狙,拉了拉自己的兜帽消失在夜色里。

    俩人回到驿站之后,梅戈将房门紧紧关上,然后足足喝了四杯热水才算是渐渐平静下来。

    他捧着一杯热水坐在椅子上,时不时的还偷偷看向窗外,似是想观察有没有人在偷窥屋内。

    任小粟哭笑不得“别这么紧张了,不是没什么事情吗。”

    梅戈沮丧道“我就是个小人物而已啊,怎么会突然卷进这种事情里面,明明在约克郡呆着安度晚年就好了,干嘛非要去根特城。”

    “因为你青梅竹马在根特城啊,”任小粟大大咧咧说道“你想啊,都铎家族没了,你那位青梅竹马小女友不就没有婚约了吗?”

    梅戈想到自己那位小女友,竟是渐渐有了一丝勇气。

    任小粟问道“唐纳瑞是怎么回事?”

    “此人是诺曼当代家主最喜欢的儿子,传闻中还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梅戈说道“很多人都说,诺曼那位老家主想让他未来接手家主之位,可后来他突然有一天就失踪了。这大概是十多年前发生在根特城的事情。”

    “当时没找到凶手吗?”任小粟好奇。

    “没有,”梅戈摇头说道“搜寻与搜查足足持续了一个月的时间,那是真正的全城搜查,诺曼家族的骑士团甚至极为罕见的进入了都铎家族的领地,连我们家都被里里外外搜查过,地窖都没放过。当时除了都铎家族直接所有的地方以外,诺曼家族没有放过任何死角。”

    任小粟倒吸一口冷气,这诺曼家族的骑士团进入都铎家族领地,简直是一种不惜开战的态度来寻找线索了。

    看来,那位唐纳瑞对于诺曼家主来说确实非常重要。

    梅戈说道“你没有亲身经历过,所以对那次事件的严重性还没有直观的感受。根特城地下其实有一个非常庞大的黑色帝国,那里虽然没有什么强大的巫师,但地形盘根交错,寄生着很多见不得光的亡命之徒。有亡命之徒说,就算巫师进入地下也能让他有进无回,但那次诺曼家族的骑士团硬生生把那里给犁了一遍,据说那地下世界里横尸遍野,老鼠成群……”

    梅戈继续说道“也就是最近几年,那些下水道里的人才渐渐又多了起来。话说那些人也不害怕闹鬼么,为啥要住在那种阴森森的地方。”

    任小粟心说,胳膊果然拧不过大腿啊,在巫师的地盘,干嘛那么狂妄啊。

    不过也难怪伯克利家主如此笃定,诺曼家主知道了消息便会开展复仇计划,原来是有历史事件做铺垫的。

    伯克利家族也挺沉得住气,藏了一个秘密十多年,就为了在最关键的时刻捅都铎家族一刀。

    “伯克利家主说要都铎家族现在的领地,但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任小粟说道“等明天出发之后,咱们还是先观察情况,一旦事情发展不对,咱们就卷了金色真视之眼跑路。”

    梅戈眼睛一亮“跑路?跑路好啊!”

    此时此刻,心情最糟糕的人绝对不是梅戈,而是钱卫宁……

    这位钱会长原本以为自己不用去送死之后,都开始喝酒庆祝了,结果今晚噩耗突然传来,家主竟是要他直接去诺曼家族那边。

    正所谓乐极生悲,钱卫宁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

    晚上还有,这几天真有点筋疲力尽的爆肝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