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77、您误会了
    “不要说话。”

    “不要东张西望。”

    “不要害怕。”

    带着微弱电流的声音在梅戈耳中飘荡着。

    听着这个声音,梅戈走在温斯顿大教堂的红毯上,却仿佛走在一条宁谧的小巷子。

    教堂里摆放着一排排深红色的长椅,猩红的地毯从长椅当中铺过,似是铸成了一条长长的血路。

    整个温斯顿大教堂里,没有一尊属于温斯顿家族的雕像,均是伯克利家族的历代大巫师。

    那些灰色雕塑伫立在教堂两旁,梅戈甚至感觉它们在注视着自己。

    燃烧骑士团的精锐在红毯两侧持矛而立,他们目不斜视,连梅戈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也不曾见到他们眼珠子动弹一下。

    这里没有温斯顿家族的人了,似乎在梅戈到来之前,伯克利家族便专门清了场。

    伯克利家主静静的站在大教堂最深处,那里竖立着一尊白色的雕像,而家主则背对大门而立。

    教堂的穹顶吊灯上点燃了数百枚蜡烛,以至于现在天色已经晦暗,但教堂里却亮如白昼。

    光线从头顶洒下,将伯克利家主的背影笼罩着,然后对方穿上骑士盔甲后伟岸的身影便在地上投下一大片阴影,北上那红色的斗篷静静垂落着。

    梅戈认识面前的这尊白色雕塑,那是伯克利家主的先祖,也是第一个发现火焰之歌这个巫术的人,格兰瑟姆伯克利。

    “我已经进入攻击位置。”

    “自然一些,本色出演。”

    “实话实话。”

    “放心,对方真要动手的话你可能会死,但他一定给你陪葬。”

    耳麦中传来任小粟的声音,于是梅戈更慌了。

    某一刻梅戈都在思考,会不会是任小粟想要让自己表现的慌乱一些,才说自己可能会死?

    他没法确定。

    但梅戈更加难受的是,明明附近压根就没看到任小粟的身影,对方哪来的底气说要制裁伯克利家主啊。

    你要说狠话,起码也得站的近点再说吧。

    而且,明明最近那些事情都是你惹出来的啊……

    梅戈碎碎念着往前走去,其实也不是他真要埋怨任小粟,而是他现在必须想点什么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压住心慌。

    下一刻,伯克利家主转过头来看向梅戈“我们两年前见过的。”

    此人披着红色的斗篷,当他走动时,盔甲之间相互碰撞着发出金铁交鸣之声,而那斗篷则像是雄狮发怒时张开的鬃毛。

    不怒自威,这是任小粟对伯克利家主的评价,他透过黑狙瞄准镜都能远远感受到对方的气焰。

    巫师国度里,家主的权柄比想象中还要大,在这个位置上坐久了,自然而然便能培养出上位者的气质。

    这种气质,连中土财团领袖身上都很少见。

    梅戈用右手按住胸口行礼“是的,伯克利大人。”

    伯克利家主全名,米歇尔格兰瑟姆伯克利。而巫师与巫师之间,是不用行跪礼的。

    “今日你我重逢,也算是一桩幸事,”伯克利家主笑着朝梅戈走来“去边塞历练两年,如何?”

    “虽然有些辛苦,但磨练了意志,”梅戈说道。

    伯克利家主赞叹道“男人就应该多多磨练自己才对,这样才能如同长剑一般刺穿敌人的咽喉,不要学习那些养尊处优的巫师们,那种行为并不可取。”

    与其他的巫师家族稍有不同,伯克利向来崇尚武风,所有有潜力成为巫师的子弟都必须进入燃烧骑士团中历练,倒是那些压根没有资质的子弟可以随意享乐。

    但以后挑选继承人的话,这些享乐者也就无缘参与了。

    彪悍的风气在伯克利家族盛行,大概这也是乱世中他们第一个站出来挑战原有秩序的原因。

    这时候伯克利诧异的看了梅戈一眼,然后笑道“怎么,不害怕了吗?腿不抖了。”

    起初梅戈面对伯克利家主与那些燃烧骑士团的时候,两条腿都在打摆子,结果随着时间的推移,梅戈反而好了许多,不再颤抖。

    梅戈犹豫了一下说道“腿麻了……”

    伯克利家主突然爆发出洪亮的笑声“别害怕,我今天找你来没有别的想法,不会拿你怎么样的,只是随便聊聊。”

    任小粟嘀咕道“这不是闲得慌么。”

    梅戈嘀咕道“这不是闲得慌么。”

    伯克利家主“……”

    任小粟“……”

    此话一出,伯克利家主倒是认真的打量起梅戈来“你倒是有些勇气,不错。”

    任小粟听到这话都惊呆了“这伯克利家主还挺尿性呢,就喜欢别人在他面前硬气一点?这句特么的不要学!”

    还没等梅戈说话,伯克利家主便继续说道“我听说你会空爆术?”

    梅戈赶忙老实道“不会,您误会了。”

    来之前任小粟就交代过,这方面事情一定要实话实说,梅戈不擅长说谎,只要说谎一定会被对方看出来的。

    结果伯克利家主却不相信这个回答,他对梅戈笑道“不用急着否认,会空爆术又有什么关系呢?怎么,怕我知道你与诺曼家族有关系?”

    任小粟心中叹息,脑补这种事情太可怕了。

    有些人就是太聪明了一点,梅戈这种傻白甜其实真没那么多心眼和计划,但对方觉得你绝对不可能这么简单,因为对方身处的环境,就从来没遇见过这么简单的人……

    所以,他们面对梅戈的时候,总会脑补出一些梅戈自己都没想到过的细节,纯粹是过度解读了。

    伯克利家主说道“我知道你背后是诺曼家族,也知道你们想要折损都铎家族的实力,你们在我南方重镇做的事情我都可以不计较,但是,你需要帮我带句话给诺曼家族。”

    任小粟顿时明白了,其实今天伯克利家主喊梅戈过来还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和诺曼家族建立秘密的盟友关系,然后一起来对付都铎家族。

    梅戈有点牙疼的说道“伯克利大人,我不认识什么诺曼家族的人……”

    伯克利家主笑道“不承认没有关系,我会让钱卫宁的商队继续北上,这是我的得力干将,届时他将把你送到诺曼家族的手上,这样你总该放心了吧。”

    梅戈当时都快哭出来了,这放心个鬼啊。

    自己真的不认识诺曼家族,这是非要把自己送到诺曼家族那边干嘛?给别人用来祭天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