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60、破坏者
    巡逻队长已经四十岁了,他这辈子见过许多大风大浪,17年前参加178要塞战役的时候,他甚至亲眼见过巫师在城内战斗。

    也正因为他见识过巫师的战斗,所以他很清楚一点那不是普通人能插手的事情,看到了就当做没看到,才能活的长久。

    然而巡逻士兵有些疑惑“队长,他们是温斯顿家族的巫师吗?”

    巡逻队长沉思“应该不是,我感觉那俩人都不一定是巫师。”

    “不是巫师也能速度这么快吗?”巡逻士兵好奇道“那咱们不管的话,他们在城内搞破坏怎么办?”

    巡逻队长安慰道“就他们俩人能搞什么破坏……”

    轰隆!

    话音未落,巡逻队的所有人惊愕的顺着声音看去,他们目光穿透雨幕赫然看到不远处一座仓房正在轰然倒塌。

    “是粮仓!”巡逻士兵惊呼道“那一片都是粮仓。”

    刚说完,一座又一座的粮仓轰然塌陷下去……

    暴雨中,巡逻士兵们一个个全都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该做何表情。

    一名士兵缓缓道“队长,倒了4座粮仓,就算咱们不上报,咱们这巡逻队的工作也到头了吧?!”

    此时,王从阳听着身后建筑倒塌的声音,吓的蛋都要碎了。

    只怪自己过去太年轻,竟然惹了这么一个怪物。

    下一刻,王从阳已经听到了身后的破风声,他骤然回头便看到已经穿上外覆式装甲的任小粟一拳挥来。

    王从阳当时就惊了“我特么连枪都没带你就直接开大招,是不是玩不起?!”

    刹那间拳已抵达他面门,王从阳怒吼“锅来!”

    只见一口直径足有两米的大黑锅突然出现在任小粟与王从阳之间。

    咚的一声,覆盖着外覆式装甲的一拳轰在黑锅上,那黑锅嗡鸣中,王从阳连锅带人一起倒飞了出去!

    只见王从阳与黑锅一起翻滚着撞在一面墙上,墙都撞塌了,他咳出一口鲜血来“你特么还是不是人?”

    这不是一句骂人的话,而是他真的发自内心质疑,任小粟会不会已经超脱出凡人的层次?!

    说完,王从阳趁着任小粟消解反作用力的时候,连滚带爬的起身又钻进了隔壁的小巷子。

    墙内的一位中年男人在屋中,正呆呆的透过墙上破洞,看着墙外雨幕中的外覆式装甲,灰色的外覆式装甲泛着金属光泽……

    他看着外覆式装甲的时候,外覆式装甲里的任小粟也在看着他。

    中年人咽了口口水“卧槽……”

    任小粟摸出一块金子丢向中年人,而后继续朝雨幕中追去。

    这会儿王从阳已经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按照任小粟的实力来说,对付他根本不用直接穿上外覆式装甲,而且也根本不用选择最原始的挥拳攻击。

    就以王从阳对任小粟的了解,其实双方早就不在同一个层次了,对方想要抓住自己并没有那么麻烦。

    所以,任小粟一定有其他目的。

    王从阳这个人最大的特长从来都不是超凡能力,而是他有自知之明。

    当初遇到李神坛,他提前逃跑了,圣山里、73号壁垒里他遇到任小粟,他也提前逃跑了。

    但凡王从阳自大一次,他都没法活这么久。

    可他想不明白,任小粟在这巫师国度的城镇里大肆破坏,到底是为了什么?

    想不明白也不要紧,他现在能做的就是玩命逃跑,别无选择。

    王从阳在城镇的街道里穿梭,他回头看了一眼,却已经看不见任小粟的身影在哪了。

    换成一般人,这时候恐怕会稍微松口气,安心一些,但王从阳不一样,他知道任小粟一定还在后方跟着自己。

    下一刻王从阳面色大变,只因为他看到前方路口已经有个带着白色面具的身影,提前在他的去路上等着他了。

    王从阳转身回头,已经收回了外覆式装甲的任小粟正披着黑色斗篷伫立雨中。

    “大哥,你到底要干什么啊,”王从阳都快崩溃了“我这几年已经过的很不容易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体谅一下好不好!”

    “当初你带着土匪去河谷偷袭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会有今天呢?”任小粟笑眯眯的问道。

    王从阳不是束手待毙的人,一架5节车厢的蒸汽列车从任小粟与老许的包围中间冲破虚无而出,竟是直接为王从阳撞破了路边的建筑,撞出一个缺口出来!

    当蒸汽列车驶过身边的时候,王从阳一把便抓住了列车上的一根铁扶手,然后钻进了列车之中,而列车则一头冲到了隔壁街道上。

    任小粟挑了挑眉毛,没想到这王从阳许久不见,对方的蒸汽列车已经从4节变成了5节。

    王从阳努力的控制着蒸汽列车的方向,尽量不去撞击路旁的民居。

    可巫师国度内的建筑紧凑、道路狭窄,蒸汽列车在其间横冲直撞起来,难免有控制不住的时候。

    轰隆几声,蒸汽列车从一排建筑上刮蹭了过去,原本好好的民居硬是被王从阳给撞成了半开放式的户外场所。

    一对夫妻正在家中亲热,俩人刚刚拥抱着躺到床上,家里的墙却突然没了。

    俩人一脸懵逼的转头看向外面,紧接着,他们便看到第二辆蒸汽列车从外面的街道上轰隆隆驶过,瓢泼而下的雨水被列车撞的四溅飞舞。

    他们甚至还看到,车头中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人对他们大喊对……不……起!

    原本,蒸汽列车与障碍物碰撞时,那剧烈撞击的威力会反馈到能力使用者自身,若是以前的王从阳这么干,恐怕还没撞塌一两栋楼,自己就先吐血了。

    可现在,他直接用黑锅罩在车头前面,便大大的缓解了撞击时产生的疼痛反馈……

    这一幕给任小粟都看愣住了,他没想到这黑锅和蒸汽列车竟然还被王从阳给弄成了组合技?!

    城镇中开始响起刺耳的警哨声,两架蒸汽列车在街道上一前一后呼啸狂飙,这巨大的动静已经将整个温斯顿城从沉睡中惊醒,连带着温斯顿家族的巫师们也迅速向混乱爆发的方向赶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