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53、中间名
    巫师组织有什么习俗么,随便给我说说呗,只当消磨时间了,”任小粟对梅戈说道。

    如今,梅戈也不坐马车了,而是骑在马上与任小粟并排前行。

    因为钱卫宁等人遭受多次袭击减员的缘故,马匹倒是空出来许多……

    此时坐在马车里的,就只剩下李成果和刘庭这俩刻苦学习巫师语的绵羊人了。

    梅戈想了想说道“到还真有个比较有趣的习俗,中间名。”

    任小粟愣了一下“中间名这个我在中土看书也见到过,说是中土以外的有些地方,会拿乳名或者有寓意的名字放在中间,所以那些地方的人名都会很长。”

    “有些巫师的中间名也很长,”梅戈解释道“我之所以说这个习俗有趣,是因为这些中间名都与他们擅长的巫术有关。”

    任小粟眼睛一亮“具体讲讲。”

    “例如中间名威廉,就是因为威廉是都铎家族里最先发现血继召唤术的巫师,而一个巫师如果极其擅长血继召唤术,便会在自己的中间名加上威廉,以此来彰显自己的能力,”梅戈解释道。

    任小粟砸吧砸吧嘴“这么实诚的吗?”

    梅戈哭笑不得“这不是实诚,这是荣耀!你要理解,巫师的思维确实与中土有很多区别,比如以前移民过来的中土人就不会当着别人面拆礼物,而巫师的习惯则是当面拆礼物。”

    任小粟不屑道“拆礼物这个我能理解,但直接以中间名暴露自己的实力,恕我接受不能。”

    在中土那个地方,人人都想要藏匿手段与实力,毕竟被人知道了底牌以后,战斗中很容易吃亏。

    任小粟觉得,敌人要是知道自己有暗影之门、黑刀、老许、黑狙、爆裂扑克、摧城、土豆射手、黑色真视之眼、祝你们幸福、嗨呀……

    嗯……好像还是不太好对付自己的样子,毕竟自己能力太多了。

    但如果是王从阳、张宝根那种被人知道能力,确实容易被针对。

    所以,在任小粟看来这就跟财不露白的道理差不多,自己有什么能力没必要非得告诉别人,藏着掖着阴人多好啊!

    任小粟看向梅戈“还有其他的中间名么,说说他们对应的巫术。”

    “嗯,”梅戈说道“还有杰斐逊,他是最先发现冰裂术的巫师,克里斯,是最先发现陨石星落术的巫师。”

    “原来如此,”任小粟点点头。

    “其实大部人巫师的名字都没有想象中那么长,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大部分巫师都只专修一两门巫术,所以中间名最多也就一两个,”梅戈说道“当然也有一些巫师名字特别长,你看完巫师志了吗,那里面记载了一个人叫做罗根本杰明杰斐逊亚历山大欧文沃斯。”

    任小粟愣了一下“这么水的名字吗?”

    梅戈解释道“但其实他并不会这么多魔法,他是灾变初最大的骗子之一,很多人看到他有一堆中间名,便以为他擅长很多巫术,便对他尊敬异常。可后来才发现,原来他最擅长的是骗术。”

    任小粟突然回忆起自己在113号集镇遇到的那位医生,那时候他想复刻对方的医术,结果复刻了一个吹牛逼的技能,再复刻,宫殿提醒自己,对方没有医术。

    “可以啊,”任小粟对梅戈感慨道“合着这名字还可以用来吹牛逼,而且一吹大家就信了!”

    “嗯,所以这中间名虽然可以作为参考,但也不能全信,”梅戈瞥了任小粟一眼“巫师国度的人也没你想象的那么实诚,有些人会虚张声势,也有人选择藏着自己的杀手锏。当然,大部分人是不在这方面弄虚作假的,因为大部分巫师确实认为这是荣耀。”

    巫师国度的人并不实诚这一点,任小粟早就领教了,所以他并不会根据什么中间名就判断谁会什么巫术、不会什么巫术。

    实诚的人会毒害罗素?实诚的人会在灾变之后打压帮助自己的人?不会。

    如果这巫师国度的人真特别实诚,那任小粟来搞事情说不定会带点愧疚,但事实上如果巫师国度的人安分守己,西北与这里也不会结下一百多年的血仇。

    “明白了,”任小粟说道“那你全名叫啥?”

    梅戈犹豫了一下说道“梅戈史密斯。”

    “等等,你中间名呢?”任小粟乐呵呵问道。

    梅戈牙疼解释道“我没有擅长的巫术,那是成为大巫师之后才能加的中间名……”

    “那真是太遗憾了,”任小粟惋惜道。

    遗憾你大爷啊!!

    此时梅戈脸上火辣辣的,感觉像是被公开处刑似的,虽然大家关系很好已经是朋友了,但任小粟这扎心的能力,真是拈手即来。

    快到中午的时候,商队终于抵达温斯顿城。

    相比瓦杜兹这样的南方重镇而言,温斯顿城就显得有些破旧了,要知道这里可是温斯顿家族的政治中心,结果却还不如伯克利家族的一座附属城池。

    所以也难怪温斯顿家族要向伯克利家族俯首称臣了。

    任小粟对梅戈说道“你坐回马车里去,这城镇里说不定就有人想要你的性命,别太张扬了。”

    说话间,陈程竟是从后方跑到任小粟身边,他看了看旁边的梅戈“马上就要进城了,我有事与你商量,咱俩去旁边说?”

    “不用,”任小粟说道“我是梅戈大人的亲随啊,有事直接说吧,不用避着梅戈大人。”

    陈程犹豫了一下说道“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今晚10点钟驿站门口见,我们带你去见几个人。”

    任小粟好奇道“什么人?”

    陈程神秘道“现在先别问,我相信你会感兴趣的,记住,一个人来。”

    “那不行,”任小粟摇头否定道“我得带上小梅。”

    陈程一愣“谁是小梅。”

    梅戈铁青着脸回答道“是我。”

    “奥,”陈程看向任小粟“为什么要带上他?”

    “有人想杀他,我这个做亲随的当然要时刻护卫在他左右了,”任小粟笑着解释道。

    陈程咬咬牙压低声音说道“如果你觉得他值得信任,那带着也没关系,不过我提醒你,他可能是诺曼家族的人。”

    任小粟摇头否定“他不是。”

    “那就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