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52、亲自制裁
    夜深人静的时候,趁着所有人都睡着了,梅戈突然问道“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会儿,受到惊吓的马匹已经被钱卫宁等人全部安抚下来,整个营地都静悄悄的,所以梅戈和任小粟说话必须压低了声音才行。

    任小粟看了梅戈一眼,却没有回答梅戈的问题“你的梦想是什么?”

    “梦想?”梅戈恍惚了一下,这一刻他仿佛觉得任小粟就是他的人生导师……

    “对啊,梦想,”任小粟重复道。

    “我没有什么梦想,”梅戈低声道“我小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我的父亲不要再去赌石了,不要再去追逐他的巫师梦了。”

    “那你有跟你父亲聊过吗?”任小粟问。

    “聊过,但是他说,家族里只要一天不出巫师,那么整个家族的财富都不过是别人的钱袋子而已,别人随手就可以取走,”梅戈低声说道“当然我也明白这个道理,权力才是捍卫金钱的城堡,不然金钱只会像流沙一样消散。”

    “其实购买真视之眼不过是巫师组织设置好的骗局而已,”任小粟感慨道“而且是专门用来针对你们这种中产阶级的。”

    “嗯,我明白,”梅戈说道“你问我有什么梦想,其实我根本就没什么梦想,也没什么野心,只是成为巫师后想到这是父亲用一生换来的机会,于是就决定自己怎么也得混出个人样来。”

    任小粟心里暗道一声没梦想、没野心就好啊,大兴西北分部就需要这样的人才。

    “对了,任小粟你有什么梦想吗?”梅戈反过来问道。

    “我?”任小粟回忆了一下笑道“我也没有,以前只想带着弟弟活下去,现在想带着一群人活下去,说梦想谈不上,我更像是个在这时代里随波逐流的小人物,只不过时代需要我出现,我便出现了。”

    总结任小粟过去19年的人生,确实就像是随波逐流的浮萍一样,他去的地方全都不是自己要去,而是被人逼着去的。

    去李氏,去杨氏,去中原,去圣山,去左云山,去周氏,他没有选择的余地,只有西北才是他自己认认真真做出的决定。

    可是他又能怎么样呢,就连庆缜、罗岚、杨小槿这样出身显贵的人都得在这个时代里挣扎,他一个流民少年能混成今天这模样,已经是三生有幸了。

    这个时代里,所有人都有各自的悲哀之处,大家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溺水时奋力往上游,直到你挣扎出水面,呼吸到那一口新鲜的空气。

    可是最让人绝望的是,当你以为自己安全的时候,下一个浪潮可能就已经扑面而来了。

    梅戈又问“你来巫师国度到底有什么目的?”

    任小粟想了想回答道“其实告诉你也没关系,一开始我是想摧毁巫师国度的,但后来遇到你,我改变主意了,现在我的计划是扶持你来管理巫师国度!”

    梅戈觉得自己特么的一定是疯了,竟然从一个人口中听到如此轻描淡写却又极端暴力的话……

    梅戈压低了声音吼道“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啊,摧毁巫师国度?扶持我来管理它?你对那些巫师家族的力量一无所知!”

    这一次,任小粟终于光明正大的把心里话也说了出来,他笑着说道“你对西北的力量也一无所知,算算时间,从我的人知道我被挟持开始到现在,已经有差不多一个月了吧,他们应该在路上了。”

    梅戈愣了一下“谁?”

    “那些恨不得跟我一起把巫师国度搅个天翻地覆的人。”

    梅戈怔了很久,他忽然发现这聊天的内容绕了一大圈子,自己还是不知道任小粟怎么把那些人给弄死的……

    ……

    夜色中,袭击商队的士兵还有两百人安然无恙的离开,他们骑着战马向北方飞驰着,一路绕过了所有大路,似乎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一般,堪堪躲过了温斯顿家族设下的哨卡。

    这群人在温斯顿家族领地内潜伏多年,自然很清楚温斯顿家族遇到变故之时会如何处理。

    为首一名骑士在山中勒马停止前进“下马。”

    说完,两百多名骑士全都跳下马匹,然后抽出自己腰间的匕首刺入马匹的颈部。

    马匹倒下的声音轰然作响,接下来他们要走山路了,马匹是上不去的,这些战马与其留给温斯顿家族,倒不如全都死在这里。

    要知道,这年头一匹战马可价值不菲。

    但最重要的是,若他们不杀这些战马,待到温斯顿家族找到它们,它们便会带着温斯顿家族的人去到大家之前的藏身之地。

    马匹当然什么都不知道,它们只是回家而已。

    趁着天还没亮,这群骑士一个个身手矫健的翻越矮山,走了差不多几十公里的样子,终于在天亮时找到了一座小小的村庄。

    那村庄里的人见了他们也并不惊慌,一个农夫模样的中年人,一言不发的领着他们往村里走去。

    为首的一名骑士对村里人招呼道“准备衣服和马车,我们绕路从沃斯家族的领地撤离。”

    说完,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忙碌起来。

    没人能想到,温斯顿领地里这座藏在山里的小村庄,竟是都铎家族早就安排好的撤离中转站。

    这里距离沃斯家族的领地只有一百多公里,只要他们速度够快,就能在一天之内抵达。

    到时候,沃斯家族自然会帮他们挡住温斯顿家族的追兵。

    沃斯家族面对都铎家族,就像是温斯顿家族面对伯克利家族一样谦卑。

    那为首的骑士来到一座僻静的小屋中关上门,他对里面的年轻人说道“我要传递情报。”

    说完,那年轻人只犹豫了一下便抽出匕首,割破了自己的手腕,任由血液在地上组成诡异的血继法阵。

    待到冰雕凝聚,骑士单膝跪地说道“尊敬的凯尔杰斐逊威廉克里斯都铎大人,任务失败了,那梅戈掌握着诺曼家族的空爆术,这是诺曼家族的陷阱!”

    那冰雕开口说道“知道了,你们在沃斯领地中蛰伏,我会带人亲自制裁。”

    。